塘川网   首页   > 财经 > 同业监管加码,非标资产或成压降重点

同业监管加码,非标资产或成压降重点

近日,监管部门对银行间投资业务进行“窗口指导”,要求降低银行间投资规模的消息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

《中国商报》记者从多次采访中了解到,“窗口指引”主要针对城市商业银行,并根据不同银行的特点进行分类。中部地区一家上市城市商业银行的金融工业部负责人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我确实收到了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要求是不要增加其他银行的投资。然而,监管要求因地而异。”

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分析称,在银行间资产的严格监管下,城市商业银行往往对应于高额应收账款投资,这些投资主要是非标准资产,如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贷款和理财产品,加剧了银行间资金的闲置。银行间业务的这一部分预计将成为政策削减的重点。

降低银行间投资规模

据媒体报道,对于评级在二级以上(一级)的银行,所有银行间资产与一级净资本比率的监管标准为500%,所有银行间负债与一级净资本比率的监管标准为400%;对于评级为3a和3b(第二档)的银行,所有银行间资产与一级净资本比率的监管标准为400%,所有银行间负债与一级净资本比率的监管标准为300%;对于评级在3c或以下(第三档)的银行,所有银行间资产与一级净资本比率的监管标准为300%,所有银行间负债与一级净资本比率的监管标准为200%。

中信证券研究表示:“两名知情人士表示,新规定要求银行间资产和负债规模分别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5倍和4倍。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根据特定银行的监管评级水平,银行间资产规模可以达到净一级资本的3、4或5倍,而银行间负债可以达到净一级资本的2、3或4倍。”

记者了解到,"窗口指导"是口头指导的形式,没有发布具体文件。华东某城市商业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向记者证实,他已经接受了这一指导。当被问及他的银行将如何调整银行间投资业务时?消息来源称:“我们没有超过监管机构设定的标准。”

中部地区一家上市城市商业银行的金融工业部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我确实得到了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并要求不要增加其他银行的投资。据我所知,监管要求因地而异。”

值得注意的是,前监管部门对银行间业务的关注主要集中在银行间负债上,而这一监管部门主要关注银行间投资业务,主要针对城市商业银行。根据中信证券明明团队的计算,上市城市商业银行整体估计约为银行间净资产/一级资本的3.23倍。与5倍的限制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整体监管压力有限。一些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农业公司在债务方面有一些监管压力。

郭盛证券统计数据显示,从所有城市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结构来看,信托和资产管理计划占同行业资产的比重最高,占同行业资产的63.9%,其次是回购、转售和同行业存款,分别占9.6%和9.1%。银行间负债比例最高的是银行间存单,占49.5%,其次是银行间存款和回购,分别占30.8%和10.5%。

谈到对银行间投资业务监管这一“窗口指引”的目的,金融监管所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周秦怡告诉记者,这一“窗口指引”将同行业银行间的资产负债与商业银行的一级净资本联系起来,但可以根据监管评级进行分类,给监管评级好的商业银行更多空间,这表明监管当局并没有盲目压制。

周秦怡认为,如果用这一指标衡量,只有少数银行正在发展相对激进的银行间业务,大多数银行间业务都在合理范围内。监管部门仍希望引导商业银行将银行间业务回归流动性管理和负资本管理的正确道路,而不是在当今银行间业务面临信贷风险时,继续无限制地拓展银行间业务。

一家股份制银行的金融市场部成员也认为,对银行间投资业务的监管和指导主要是迫使银行通过表内信贷释放更多流动性,并通过降低一些银行的银行间资产规模,让更多资金流入实体经济。

引导资金流入实体经济

据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日前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年半时间里,银行间理财余额较2017年初下降了85%,在比较资本管理新规出台后,理财产品在其他资本管理产品中的嵌套投资规模下降了10%,监管套利突出的银行间投资下降了3.65万亿元。

监管部门一直密切关注银行同业业务。周秦怡告诉记者,自2014年央行与五部委联合发布127号文件以来,银行间业务首次出现下滑。从2015年到2016年,银行间业务已进入“高层-高层-高层”模式,并有上升的迹象。2017年,银监会“30、30、40”检查再次加大了对违规银行间业务的处罚力度。银行间业务又遭受了一次打击。银行间理财规模在几年内从近7万亿元的峰值下降到1万亿元。这是监管部门打击银行间套利的有力证据。

8月底,银监会发布《关于对部分地方中小银行机构进行现场检查的通知》,指出银行间业务管理不到位和操作不规范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即银行间业务资本投资管理不严、银行间业务渗透管理要求执行不力、银行间交易对手名单管理要求执行不力、部分机构办理银行间投资业务信用额度不足。

光大证券首席分析师张旭告诉记者,在过去的十年里,银行间资产规模快速增长,然后稳步下降。总体而言,它仍显示出快速增长。虽然银行间资产的增长率相对较快,但增长质量不高,商业银行的经营呈现投资银行化的趋势。在总资产中,以投资银行为特色的银行间资产比重大幅上升,而传统贷款业务比重相应下降。

“商业银行对批发银行间业务过于热衷,这自然会降低对零售贷款业务的重视。从纯盈利的角度来看,“躺着赚钱”的银行间业务比“硬赚钱”的贷款业务更有吸引力。但不可否认的是,银行间资产的残酷增长给银行体系带来了许多隐藏的风险。”张旭补充道。

从负债角度来看,张旭告诉记者,一些银行过于依赖银行间存单。统计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随着银行间负债在总负债中的增加,个人存款比例有所下降。由于银行间存单发行周期短、稳定性差,其融资能力可能在突发事件发生后立即冻结,从而使银行体系陷入流动性危机。与银行间存单相比,储蓄存款更加稳定,甚至具有一定的反周期性。

“规范的银行间业务在激活现有信贷资产、拓宽商业银行融资渠道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一些具有鲜明特色的商业银行同业业务也能提高盈利能力。然而,中小银行希望通过银行间业务在拐角处超越的想法已经不再现实。周秦怡指出,近期的监管措施正在引导各商业银行,特别是城市和农业企业,回归到原来的业务来源,做好表内信贷工作,做好辖区内的普惠金融业务。

资料来源:中国商业网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上一篇:控股股东精功集团破产重整 精功科技控制权恐生变


下一篇:物业费什么时候交?哪些情况可拒交物业费?